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天下大事 > 国内经济 > 正文

资本充足率达标大限倒计时 七家银行一级资本敲警钟

来源: 每日经济新闻  2018-04-19 09:51

每经记者 王小璟    每经编辑 王可然    

2013年初,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(试行)》(以下简称《资本管理办法》)实施,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。随后,银监会发布相关通知,给出了从2013年末至今年末的6年过渡期,明确过渡期内分年度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。

根据要求,2018年末,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.5%、9.5%和8.5%,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,即10.5%、8.5%和7.5%。

近期,不少银行陆续公布2017年年报,包括资本充足率等在内的重要数据也一并亮相,但由于是各银行陆续公布的原因,目前的数据并不能反映2017年整个行业的相关情况。对此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根据Wind数据,梳理出200余家银行2016年度的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排行情况。从2016年的整体数据中,或许能“一窥”上述三个数据在行业中的情况。

7家银行暂未达2018年底标准

在资本充足率排行方面,共包含321家银行,其中吉林银行、广发银行、内蒙古宁城农商行、保定银行、徐州淮海农商行排名倒数前五,2016年度资本充足率分别是9.96%、10.54%、10.58、10.61%、10.64%。

2016年资本充足率排行榜的中位数为农业银行(港股01288)的13.04%。若以2016年底标准来看,所有银行均满足监管要求;若以2018年底标准来看,仅有吉林银行一家低于监管要求,其余均已经提前达标。

资本充足率榜单中排名较高的银行,除了澳洲联邦银行的数个村镇银行外,还有温州民商银行(42.16%)、凉山州商业银行(30.25%)、云南瑞丽南屏农商行(26.56%)、天津金城银行(24.94%)、云南红塔银行(24.18%)等。

据业内人士介绍,国内很大一部分中小银行没有其他一级资本工具,而是以核心一级资本为主,他们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差异很小。所以,2016年一级资本充足率榜单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榜单差异不大。

两个榜单倒数前五名均是贵州乌当农商行、广发银行、恒丰银行、湖北咸宁农商行和渤海银行,其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相同,分别是7.51%、7.75%、7.83%、7.86%和7.89%。

一级资本充足率排行榜单的中位数是江西银行的10.87%;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榜单的中位数是广州银行的10.98%。

按照2018年底标准来看,2016年度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榜单中的所有银行已经提前达标。然而从一级资本充足率榜单来看,按照2016年底标准,仅有贵州乌当农商行没有达标,差距为0.19个百分点,其余银行均已达标。若按照2018年底标准,也仅有7家银行尚未达标,分别是贵州乌当农商行、广发银行、恒丰银行、湖北咸宁农商行、渤海银行、吉林银行、贵阳农商行,其余银行已经提前达标。

6年过渡期进入最后一年

2013年初,《资本管理办法》正式实施,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。随后,银监会发布《关于实施<;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(试行)>;过渡期安排相关事项的通知》,给出了从2013年年末至今年年末的6年过渡期,明确过渡期内分年度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。

2018年已经是6年过渡期的最后一年,商业银行即将迎来资本充足率“大考”。今年年末,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分别达到11.5%、9.5%和8.5%,其他银行分别达到10.5%、8.5%和7.5%。

所谓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,是指商业银行持有的符合《资本管理办法》规定的总资本(对应资本充足率)、一级资本(对应一级资本充足率)和核心一级资本(对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)与风险加权资产之间的比率。

计算公式为:各级资本充足率=(总资本或一级资本或核心一级资本-对应资本扣减项)/风险加权资产×100%。

其中商业银行的总资本包括核心一级资本、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。

有银行业专家告诉记者,国内大多数银行资本以核心一级资本为主,少数上市银行补充一些其他一级资本(主要以优先股为主),而对于绝大部分的中小银行都没有其他一级资本工具。因此对于绝大多数银行来说,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差异非常小。二级资本工具则不局限于上市银行,监管部门批准即可,多家银行都发行过二级资本工具。因此,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之间有较大的差异。

年内多家银行发行可转债

按照2016年一级资本充足率榜单来看,尚有7家银行没有达标,46家银行超出标准8.5%不足1个百分点,说明多家银行存在补充一级资本充足率的压力。

其中一级资本包括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。核心一级资本包括6个部分,分别是实收资本或普通股、资本公积、盈余公积、一般风险准备、未分配利润、少数股东资本可计入部分。其他一级资本包括“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及其溢价”和“少数股东资本可计入部分”。

根据一级资本充足率计算公式,假设“风险加权资产”和“对应资本扣减项”一定的情况下,提高一级资本可以提高一级资本充足率。

事实上,除依靠内源方式补充一级资本外,多家银行早已开始从外部着手,提高一级资本,从而提高一级资本充足率。3月13日,农业银行发布千亿融资方案,就是为了补充核心一级资本,保持较高的资本质量和充足的资本水平。南京银行也在1月初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(修订稿),该行拟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6.96亿股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,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。

除去定向增发,发行可转债也是上市银行较为常用的方法,可转债转换成普通股票后,可以提高银行核心一级资本,从而提高一级资本充足率。

2018年以来,已有多家银行发布可转债相关公告。比如,3月初,吴江银行公告显示证监会通过公司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的申请,拟公开发行可转债合计不超过25亿元,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。吴江银行此前表示,在仅依靠内源方式补充资本的情况下,截至2018年年末和2019年年末,该行核心一级资本缺口分别为10.56亿元、25.92亿元;资本缺口分别为15.77亿元和31.48亿元。

与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同,提高二级资本也是提高资本充足率的有效手段。对于非上市银行来说,二级资本债是非常重要的“补血”途径。截至4月15日,今年已经有13家银行发行313.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。

(实习生胡琳对本文亦有贡献)

[责任编辑:CX真]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